红毯先生

香港天王巨星刘伟驰(刘德华饰)从影四十年,一直渴望得影帝。他决定与导演林浩(宁浩饰)合作拍摄农村题材影片,从而在电影节赢得国际声誉。为此,刘伟驰深入农村体验生活、亲自拉投资、拒绝用替身,却因此引发了一系列令人哭笑不得的荒诞闹剧,也展现了娱乐圈的众生百态。

红毯先生

看完《红毯先生》,走出影院,妻子问我:你看懂了吗?我顿了一下:其实也没有很懂。她说:唔,是吧,电影讲的东西太多,感觉搞不清故事主线在哪里。听到这话,我下意识说道:其实故事主线很简单,就是讲男主角想拿奖,结果最后弄巧成拙,不得不和这个时代和解的故事,比如你看那头猪…”

这时候我忽然自以为是想通了一切东西,我发现讨论讲述的时候,更容易把脉络捋清,从而试图探及故事的本质所在,于是我想写下来,讲讲我的观看感。

其实我认为它并不适合春节档合家欢,如果你不耐下心来看,会觉得它节奏很慢,有时会很无聊,因为它的镜头很克制,底色是静的。说白了,它的“不动”调动不起来观众的神经。

你可以说它是一部优雅的喜剧、安静的喜剧、不那么好笑的喜剧,它莫名让我想起雅克塔蒂的喜剧,一个擅用声音和利用空间感的喜剧大师。相比宁浩之前作品的聒噪,它可真是静如处子,从人物塑造上就可看出。主人公是极其体面的男明星——刘伟驰,一个红了40年的天王巨星,就证明了他绝对不会像黄渤式的小人物那样疯癫鲁莽,也不会有徐峥式的油腻闷骚,相反他是认真的 体面的 儒雅的 上进的 自律的 文明的 甚至是古板的。而且他的扮演者是有着严重偶像包袱的刘德华,他绝对不会是小丑式的表演。他的表演一定是内在的喧嚣。

他饰演的刘伟驰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精英。他不再是宁浩作品里以往的小人物了。他是大人物。拍一个大人物的技法是谨慎的,是压抑的,是潜藏的,这一次宁浩收起自己的“疯狂”,不再夸张放大人物的狼狈来渲染荒诞的幽默,而是借助“拍电影”这一本身极具反讽自嘲的行为来完成刘伟弛内在的自省。

他渴望拿奖,迷恋电影节,于是北上拍片,试图冲出自己的舒适圈,去拍一部农民题材的电影,为此他不惜下乡误闯杀猪厂体验生活,却误打误撞从中悟出了一丝表演灵感,于是决定在酒店养了一头猪。有专门人把守。你可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荒诞,怎么可能猪会住在酒店,好吃好喝的伺候呢?

但故事就是这样,直到那头猪被清洁工误放出来,在现代文明的大楼横冲直撞,最后从高楼跌落而死。而另一边的刘伟驰,也因为一次看似微不足道的事件被网暴,如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。

其实刘或许就像是那头猪:猪本来就应该在养猪场,那才是他的归宿,当他被人圈养在都市的牢笼里时,不慎被放出时,它必然受不了陌生文明的冲击,会患失心疯。猪的结局也在映照刘的结局,刘为了名 为了体面 为了声誉不惜放下包袱去演农民,去舔着脸拉投资,他以为不用替身,认真演戏就能赢得掌声,但他的时代已然过去,现在的时代是互联网的时代,而目前大陆的电影环境也是不敢恭维,不比那个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,就像猪是野蛮落伍的,它必然会被文明所打倒,刘也一样,他完全适应不了互联网的节奏,是脱节的,无措的,也不了解被网民舆论支配的电影环境是有多么糟糕,他以为的演戏认真到头来只会被网民斥责为“暴君”“虐马”。

视频内容来自网络,请注意辨别真假!!

内容侵权请联系qixuyingba#gmail.com删除!

(0)
上一篇 2024年5月31日 下午1:55
下一篇 2024年3月24日 上午10:58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